今天是: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政务动态 >> 社保文化
一辈子的等待
来源: 眉县养老保险经办中心 日期: 2019-5-20 作者: 曹晓琪

? ? ? ?从我记事起,“等待”似乎就成了我和母亲之间永恒的主题。

? ? ? ?懂事之前,我的记忆不是太深刻,只是后来听妈妈常说,我出生时家里种的地多,还承包了村里的牧场,她从早到晚都在地里忙活,我就整天趴在奶奶背上等妈妈回家,等待着妈妈的甘甜乳汁。听着妈妈平淡的讲述,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爱和愧疚却溢于言表。

? ? ? ?上学后,为了给我们提供更好的生活条件,供我们读书,父亲和母亲开始了四处奔波的艰辛岁月。“因为我们的无能让你们失去读书的机会,才是我们真的对不起你们”,我一直清晰的记着母亲曾在电话另一头说的这句话,当时我11岁,我给母亲在电话里念我刚写完的一篇思念妈妈的作文《让风儿带去我的话》。小学到初中,我有两个日记本,翻开无一篇例外都是“妈妈今天走了”“妈妈下周就回来了”“妈妈明天就回来了”,我对妈妈的等待是两个日记本,而我又何尝不知道,当我每天算着妈妈回来的日子时,妈妈是怎样争分夺秒赶回来见日思夜想的孩子。

? ? ? ?上了高中,我在外地上学,哥哥也上了大学,对妈妈的等待,从家里转到了车站,我学习压力越来越大,妈妈也更加忙碌,对妈妈的等待就更漫长,每次妈妈说要来看我,我都会提前赶到妈妈下车的地方,目不转睛的瞅着一个个下车的人,等来一顿饭时间的相聚,然后眼泪汪汪的看着妈妈上车离开,我知道,我的眼泪流了出来,妈妈的眼泪却吞进了肚子。整个小学到高中,记忆中最快乐的日子都是从等待开始的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那些弥足珍贵的时光。

? ? ? ?上大学后,我离家更远了,父母却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忙了,每个月回一次家,每回都有妈妈在家等着我,我慢慢习惯了回家不带钥匙,带了钥匙也会敲门等待,直到现在。我知道门里边的妈妈就像以前的我,为了每一次的见面,做好了一切准备,焦急又耐心的等待。也因为我太喜欢一进门就能喊一声妈妈,听着妈妈的回应,闻着厨房飘出来的饭香,这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 ? ? ?上班以后到结婚,是我和妈妈在一起呆的最多的一段时间。我每周末都会回家,妈妈也会腾出时间回家等我。频繁的见面没有让我心生厌烦,反而对这种相逢机会想要的更多。我们依旧共同等待着一次次见面,依旧在分别时恋恋不舍。我们也都知道,这样的机会会随着我建立自己的家庭而越来越少,这份等待却越来越浓。

? ? ? ?去年冬天,外婆寿终正寝,妈妈像个孩子一样呜呜的哭着,她说:我没有妈妈了,再也不会有人对我牵肠挂肚,不会有人在家门口张望着等我回去。她哭着说着,妈妈和外婆的等待成了遥遥无期。我第一次对父母也还是个孩子有所理解。回想一路等待,我们对他们理所当然的要求了太多,是啊,可他们也是孩子,他们也需要爸爸妈妈的疼爱。我自知我很爱妈妈,但这种爱却远远比不上外婆对妈妈的爱,就像妈妈对我的爱也无以复加。

】【打印】【关闭窗口